外卖女骑手 等红灯时“最闲”

作者:家电市场

来自:潮流家电网 发布日期:2016-1-21 14:22:37 现代人有多懒?二楼三楼也不高兴爬楼梯了,小区、大楼的电梯总是人满为患;中午一两个小时也不高兴出门吃午饭了,外卖行业就此兴起;实体超市出现关店潮,因为京东、天猫超市更加便捷了。 现代人有多懒?二楼三楼也不高兴爬楼梯了,小区、大楼的电梯总是人满为患;中午一两个小时也不高兴出门吃午饭了,外卖行业就此兴起;实体超市出现关店潮,因为京东、天猫超市更加便捷了;网络上流行的那些关于快递员的段子,快递员快比自己的男朋友还“亲”了……这一系列的现象无不表明着,现在的人越来越懒了。

凌晨五点,老王和妻子已经起身穿戴整齐,准备出门,妻子要去赶6点的早班,老王则要赶去京东下关快递点分发领取快递包裹,开始一天的忙碌。这时候,上六年级的儿子还没有起床,过会儿,孩子会按照闹钟自己起身洗漱,拿上老王给的零钱,在上学路上买点早饭对付一下。

图片 1

不同的是,有人就这样成为芸芸懒人中的一员,而也有人看到了这其中的商机。“懒人经济”顾名思义,就是通过为懒人们提供触手可及的各种更加便捷的生活而发展起来的经济。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懒人经济(Thelazyeconomic)这一概念都炙手可热。

干京东快递员5年了,淮安来的老王把自己从“陌生人”变成了小区居民心中“最值得信任的人”——他的名字叫王继胜,今年38岁,认识他的居民们都亲切地称他为老王。

谷小芳在望京西园一区楼下转了三圈,仍然没找到入口,在客户“你会不会送餐啊?”的抱怨下,站在路边哗哗地往下掉眼泪。这是她到北京成为一位外卖骑手的第三天。

图片 2

扬子晚报记者韩飞徐晓风

1987年出生,来自河南洛阳的谷小芳在2018年6月底来到北京,在中介的介绍下当起了外卖骑手。那天,她对要送餐的小区楼号不熟,按客户电话里说的走,却总也找不到,给站长打电话求助,也没有进展。中间客户一直催,虽然没有骂人,但口气很严肃,再后来,她急哭了。旁边一位阿姨看到说,孩子别哭,你要去哪儿我带你去。正好阿姨跟客户同一栋楼,就把小芳带到了门口。见到客户后小芳连声道歉,估计是看到小芳的眼睛红了,客户没说什么。

五年来买家数滚雪球路变近了件数越来越多

送完餐后,小芳给她所在的望京站站长打电话要求休息,说感觉自己可能不太适合这个工作。站长安慰说刚开始肯定有各种问题,让小芳先歇两天。两天后,感觉心情比较平复了,小芳就又继续上班。这一上就是八个月,直至现在。

下午2点钟,当记者来到京东快递南京下关站采访时,老王正准备骑着摩托出发,把刚从中转车上分拣出来的包裹,送到自己负责派送的金陵小区。

赶时间

“五年前刚干快递员的时候,我是在京东快递的栖霞站点,也是配送这个小区和其他一些地方,那时候网购的人还没有这么多,栖霞站点分管的片区很大,我从分拣站赶到小区送货要骑摩托赶十公里路。这几年上京东网购的人越来越多了,栖霞站点根本忙不过来,已经分成了好几个站点,我被派到了下关站,因为快递件数越来越多,快递员队伍也越来越大,我已经专门分管金陵小区和附近的配送,不过路程近多了,几乎就在站点门口,骑车几分钟就到啦。”

一口气爬上19楼

分拣站从十公里变成几步路,让老王感觉到了这些年京东“剁手族”的壮大,以前每天送很多小区,件数大约也在80-100件,现在只负责这一个老小区,可件数还越来越多,平时多的时候达到了120件左右,到了双十一那就更没谱了,“一天200多件,早上6点多出门,要送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能忙完回家,虽特别累,可是月工资也水涨船高,忙得高兴啊!”

为什么离乡背井到北京来当外卖骑手?小芳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自己想要出来“闯一闯”。

无电梯小区一律送货上门他用5年练就负重飞毛腿

不同于男性在小地方也能找到收入不错的工作,小芳觉得在大城市,女性的工作机会更多。在家乡,她的工资是三千左右,现在在北京当骑手,一个月能挣八九千。除了薪酬,这个行业能接触到很多不同的人群,见识到不同的地方也是小芳所看重的。

路变近了,老王却越来越辛苦。跟随老王送快递是一件苦差事,金陵小区1村到7村全部是老旧小区,没有电梯,大小包裹都需要爬楼梯。十几趟快递送完,记者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但老王却一直乐呵呵的,扛着两三个箱子还能身轻如燕地上下楼梯,脚步丝毫没有放慢。

外卖骑手唯一的工作就是“让别人及时地填饱肚子”,也正因为如此,骑手们通常在下午两三点才能“开饭”。

“最怕的是有人网购的矿泉水、洗洁精啥的,非常重,要爬到八楼,也真的吃不消。”放下手中的箱子,老王一边微微喘气一边跟记者说。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这些老旧小区没电梯,居民也不愿往楼上搬重物,于是选择能按时快速送货上门的京东快递很放心,因为像老王这样的京东快递员一定会给你送到家门口,而绝对不会偷懒丢在物业后给你发个短信完事。老王说,自己送货的极限是一次扛了75斤重的东西爬八楼,“再多就得分两次跑啦。”

能不能在送餐期间抽五分钟吃口饭?小芳说,这是不存在的。通常,两个单子的间隔是十分钟,这期间,骑手要从一个小区到另一个小区。进小区大门要花时间,等电梯要花时间,等待顾客开门也要花时间,根本没有空闲。特别在送餐高峰期,走路都得小跑。送外卖仅半个月,小芳就瘦了10斤。她说,中午到写字楼送餐时,十层以下都直接爬楼梯,有一次一口气爬了19层。

老王送到的不仅仅是货物,已经成为小区居民熟人的他总是随手就能帮到居民朋友,楼上看到垃圾他会带下楼,楼下碰到老奶奶会帮着拎菜一起上楼,或者老人抱着孙子上楼实在累,他也会伸手帮忙抱上去。“老王来啦!”成为小区居民和他打招呼的固定方式。

体力消耗大,等不到下午三点再吃饭时,小芳就趁着在望京大山子桥路口等红绿灯时吃上几口,她说很多同事也都是如此,“只有等红绿灯时最闲”。

建个微信群客户随时呼居民放心透露家门钥匙

谈优势

本文由金莎娱乐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