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
为何美国媒体称李大钊为“中国现代图书馆之父”
中国历史 2020-03-16 02:44

文章来自历史说

章士钊,曾任北洋军阀段祺瑞政府的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李大钊,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这两位迥然不同的两个人之间,却有着特殊的一段交往经历,彼此影响很深。

1918年1月起,李大钊担任北大图书馆馆长。这是他一生中极为重要的阶段,他不仅为北大图书馆的改革做出了贡献,而且为北大师生的学习研究提供了良好的服务。80年过后,美国图书馆学会所编纂的《世界图书馆和情报工作大全》,就称李大钊为“中国现代图书馆之父”。

李大钊对章士钊仰慕已久

章士钊,曾任北洋军阀段祺瑞政府的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李大钊,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这两位迥然不同的两个人之间,却有着特殊的一段交往经历,彼此影响很深。

章士钊,字行严,1881年生,21岁时考取南京江南陆师学堂,并成为该校的学生领袖。22岁时,章士钊担任进步刊物《苏报》主笔,24岁时流亡日本,成为孙中山、黄兴的策士。章士钊曾得到过袁世凯的青睐,袁曾邀他担任北大校长,章以自己资历学识不够而婉拒。当袁世凯的反动面目暴露后,他坚决南下参加了反袁行动,撰写了“讨袁檄文”。讨袁运动失败后,章士钊再度流亡日本。1914年,章士钊在东京创刊《甲寅》杂志。《甲寅》杂志是中国近代史上影响极大的政论刊物,是《新民丛报》之后、《新青年》之前影响最大的杂志。中国共产党的两位主要创始人“南陈北李”,都与章士钊创办的《甲寅》杂志有着密切联系。陈独秀的“独秀”之名,就是首先在这一刊物上出现的。而李大钊则是因参加《甲寅》杂志,结识了章士钊,成为挚友,突破北洋法政原来的狭小圈子,广泛地接受革命党人的影响,使自己逐渐成为具有全国影响的人物。

李大钊对章士钊仰慕已久

1913年冬,李大钊东渡日本,1914年考入日本早稻田大学。为了反对袁世凯的复辟帝制,他勇敢地站在斗争的第一线,组织了“神州学会”,团结一部分知识分子,进行反袁的秘密活动。李大钊早在国内时,就十分爱读章士钊主办的《独立周报》,并担任过该报在天津的发行员。李大钊还与同学发起《言治》月刊,发表了很多文章。这些文章与《独立周报》遥相呼应,其中有的文章甚至自接引述章士钊的观点。

章士钊,字行严,1881年生,21岁时考取南京江南陆师学堂,并成为该校的学生领袖。22岁时,章士钊担任进步刊物《苏报》主笔,24岁时流亡日本,成为孙中山、黄兴的策士。章士钊曾得到过袁世凯的青睐,袁曾邀他担任北大校长,章以自己资历学识不够而婉拒。当袁世凯的反动面目暴露后,他坚决南下参加了反袁行动,撰写了“讨袁檄文”。讨袁运动失败后,章士钊再度流亡日本。1914年,章士钊在东京创刊《甲寅》杂志。《甲寅》杂志是中国近代史上影响极大的政论刊物,是《新民丛报》之后、《新青年》之前影响最大的杂志。中国共产党的两位主要创始人“南陈北李”,都与章士钊创办的《甲寅》杂志有着密切联系。陈独秀的“独秀”之名,就是首先在这一刊物上出现的。而李大钊则是因参加《甲寅》杂志,结识了章士钊,成为挚友,突破北洋法政原来的狭小圈子,广泛地接受革命党人的影响,使自己逐渐成为具有全国影响的人物。

当李大钊到日本看到《甲寅》杂志即将出版的广告后,非常高兴,马上做了一篇题为《风俗》的文章,并以自己的字守常为名写了一封信给章士钊。章士钊读后,“惊其温文醇懿,神似欧公,察其自署,则赫然李守常也。”(章士钊语)

1913年冬,李大钊东渡日本,1914年考入日本早稻田大学。为了反对袁世凯的复辟帝制,他勇敢地站在斗争的第一线,组织了“神州学会”,团结一部分知识分子,进行反袁的秘密活动。李大钊早在国内时,就十分爱读章士钊主办的《独立周报》,并担任过该报在天津的发行员。李大钊还与同学发起《言治》月刊,发表了很多文章。这些文章与《独立周报》遥相呼应,其中有的文章甚至自接引述章士钊的观点。

章士钊按照信上附的地址写信约李大钊见面。章士钊亲切地问李大钊:“你向《甲寅》投稿,为什么不署本名而用号?”李大钊微笑着回答:“先生名钊,我何敢名钊!”简单的一句话,体现了李大钊的谦虚、机敏、幽默,也表现了李大钊对章士钊的尊重。